五十一阶梯>灵异小说>甜文魏其琛 > 第一案(金钱之欲)6
    哪怕每天的睡觉时间只有一个小时,魏其琛也随时随地瞧着都是一副格外精神的模样。

    他从不犯懒,也从不犯困,脱下来的衣物当天一定要清洗晾干,用过的玻璃杯必须立刻拿纸巾将残留的水渍擦拭干净,书籍资料不能折角也不能翘边,按时间按类型按自己的使用频率分区分类仔细摆放。

    早起时拉开衣柜门,看着白色横格内亮起的暖黄色照明灯,上衣下衣、里衣外衣全部整整齐齐叠放在一处,同款白色衣架顺着衣柜门一字排开,玻璃门前能投出人的身影,干净透亮,这应该是一位强迫症晚期患者,甚至连领带、腕表和手巾这些装饰性用品,也都以商场专柜的形式出现在这间十平米左右的衣帽间内。

    魏其琛挑衣服从来不用费心,白衬衣,黑西装,银手表,每天雷打不动的精英的穿搭,衣着收拾妥帖,熨的平整,房间里带着些温暖平和的气息,似乎有人要借此来掩盖些许自己周身散发而出的冷漠与疏离。

    衣服的款式、剪裁、细节都各有千秋,但粗心大意不观察的人瞧不见,也只当他们魏队就一套衣服穿破天。

    没有和其他小朋友们一样赶着在上班的路上随便买些包子鸡蛋和豆浆来填肚子,魏其琛这人糙起来能在刑侦大队不洗头的连着住上一个月,但精细起来,却也能挽起袖口洗手作羹汤,浇花养鱼看夕阳,人生好不自在惬意。

    今日特地早起了半小时,魏其琛自己熬粥,扯鸡丝,他动手切了葱,煮了蛋,不慌不忙喝下一杯水后再吃了早饭,这才下楼开车回市局去继续工作。

    以往总是走的最晚来的最早,可后来和大家搬到同一个大办公室,虽然没有特别去了解,但多多少少也能感受到一些其他组员的别扭,因为自己走的晚,所以耽误大家一起走的晚,因为自己来的早,所以折腾大家一起来的早。

    尽管魏其琛说过无数次,无特殊情况不用留下加班这样的话,但大多数时候他不动就没人敢动。

    于是秉承着好领导要学会关爱下属的精神,一般没有大案要案,特别赶进度又时间紧迫的情况下,魏其琛的上下班时间也就跟着正常人一般逐渐变的规律起来。

    秦安早上八点半准时出现在刑侦组大门口,他垫起脚望见魏其琛的办公桌前还空着时,便赶忙猫着腰小声喊着,“兄弟们,大新闻大新闻特大新闻。”

    “什么?什么?什么?”

    死气沉沉的办公室突然沸腾起来,各处亮起的八卦小眼神,以及座椅底轮划过地板的‘轱辘’声响,刑侦组的办事效率,全组人员三秒钟之内全部在秦安身边集结完毕。

    陆小圆挂着大大的黑眼圈,她刚颓废的抬起头来,又立刻重重的砸回桌面,陆小圆有气无力的小声嘟囔一句,“你要是敢说什么废话我一定拿电脑拍死你。”

    昨天虽然下了班回了家,可被魏其琛这么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陆小圆始终是不服气,她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干脆就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继续工作,电脑翻开就继续查那盒粉底液的厂家和全国各地生产地址。

    早上走着路都差点儿睡着,陆小圆一进办公室就瘫到桌子上动弹不得。

    秦安昨晚睡的不错,他亮着两颗大眼珠子,故弄玄虚说,“昨天和我们一起出队那小法医,找着作案工具的那位,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有人说,“那不是法医室陈老师新带的徒弟吗?人还没到的时候他都来咱刑侦组炫耀好几回了,还说后继有人,让魏队以后别老烦他。”

    秦安一拍巴掌,“没错,就是他,你们猜他和咱魏队什么关系?”

    陈林说,“能有什么关系呀?”

    秦安说,“猜猜嘛,有猜对的,下次加班泡面我请了。”

    “泡面给配卤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