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阶梯>灵异小说>甜文魏其琛 > 第一案(金钱之欲)4
    魏其琛可也不是什么慈眉善目的人,他眼型偏长,眼尾上挑,惯常喜欢轻微眯起一些眼来打量自己面前的人,或许是做刑警的习惯,但这眼神却盯的人尤为不舒服,贺言昭能感受到从自己一开门便同个犯人似得被人审视。

    他有些不太舒服的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脚尖。

    虽然不知道这领导为什么突然这么好还要送自己回家,可两人毕竟是不熟,而且人家职位还挺高,贺言昭别扭的不行,要知道他可宁愿自己挤公交、挤地铁,也绝不愿意和一个刚认识一天的人独处同一个空间之内。

    “别想太多,我只是顺路而已。”

    抽完香烟的最后一口,魏其琛抬手一个弹指将烟头丢进垃圾桶,他双手插入裤兜,出门之前还不忘回头对贺言昭说上这么一句。

    这小法医亲戚住的那片儿确实是富人区没错,可自己家条件却也不差,虽然住不起半月湾那种暴发户聚集的别墅区,可横跨隔壁两条街的小资公寓,魏其琛倒是也买得起。

    只是被人一眼拆穿心里的别扭,又突然惹的贺言昭难堪起来,眼前这男人像是会读心,让人相处起来觉得格外为难,魏其琛已经出了洗手间的门,贺言昭也跟着迈出一步小声解释说。

    “我没想太多。”

    只是步子迈的不大,声音又太小,魏其琛根本听不见罢了。

    刑侦工作组内,众人都井然有序的在整理自己手中的工作,魏其琛办公室本来在走廊最尽头靠里的一间单人房内,不过后来他觉得这么喊人,喊来喊去实在不方便,于是干脆大手一挥安排人把自己的办公桌直接抬到了刑侦组大厅。

    他坐最后位置靠窗的一排,抬头就能监视众人,叫谁递个资料也方便。

    只是这情况自个儿满意了,却是折磨的其他人叫苦不迭,局里的领导有劝说魏其琛要懂得和下属保持距离,魏其琛却直言,您放心,我和他们很有距离。

    领导说的是生理距离,魏其琛答的却是心理距离。

    拿着受害人遗留在现场的随身物搜索这些东西的品牌以及价位,塑料壳子一看就知道是山寨货,拿在手里半分质感没有不说,品牌的英文缩写都能是错的,害的自己习惯性输入的时候还打错了好几次,结果得到的数据就是几十块钱的物品。

    陆小圆一边敲着键盘一边开始和旁桌抱怨,“也不知道查这些东西能有什么用,知道她用四十块钱的粉底就能明确受害者的身份吗?有这功夫我还不如去看监控呢,让我们这么大海捞针的找,还不如直接发个悬赏通告,把受害人的照片贴出去让人辨认!”

    “你哪有受害人的照片?”

    “人头不是留在法医室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魏队。”

    这见鬼的一声比早上在案发现场看见受害人叫的还要惨烈,陆小圆两腿乱蹬,踢得自己屁股底下坐着的活动椅往后一斜,整个人手脚乱挥抓不住平衡,魏其琛就这么抱手看着她,也不伸手来拉,陆小圆望着这眼神不再挣扎,自暴自弃,于是一头扎到地上。

    魏其琛说,“办公室内禁止大喊大叫,你这个月奖金没了。”

    陆小圆哭唧唧,却也不敢反驳,秦安曾经多次提醒她不要在办公室说小话,因为魏队这个人除了通知出队的时候,其余时间走路都没脚步声,你小心他随时随地会站你背后。

    果然,这不就,被抓了个现行吗?

    魏其琛拿手指敲敲桌面,“人头确实留在法医室没错,不过你的指认通报是要公布一颗人头给民众确认吗?这样的恶性分尸案传出去你知道会造成怎样的社会恐慌吗?现在我们什么信息都没有,万一打草惊蛇惊动了凶手,他一下子逃出漳州市你又要怎么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