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阶梯>历史小说>魔法禁书 > 第二章 轻微指煎
    这天伽兰如往常一样,检查各类书籍,位置核对信息,将还回来的书籍摆放回原位,使用简单清洁术清理书柜的灰尘,大约一周清理一次,伽兰本质上不算是勤快的人,但是如果神父在,他会表现的非常勤快。表现的比谁都好,此时在门外赫立厄斯来到,李德安走在前面敲开门,门外的守卫向圣子问好,伽兰听到了这些声音,掩下心中的震惊,他不明白圣子怎么会亲自来到这里,快步走向门外迎接圣子,这是伽兰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圣子大人,:“圣子大人,日安”伽兰向这位大人行礼,不敢抬头直视圣子的容颜,低垂着自己的头颅。

    赫立厄斯此时也注意到在这里工作的,垂着头在自己面前的仆人,出声道:“不用拘谨,做自己的事情就好,我来找一些魔法书”

    伽兰此时抬头望向圣子:“是,您请便,有需要的时候叫我”说罢便退到了角落里的书架旁边,装作自己很轻松的样子,整理起了书籍,却不经意间回头望向在拿着书籍的圣子,又飞快的转过头,这是圣子大人!虽然伽兰对圣廷和他们的教义不置可否,敬畏之心并不强烈,此刻也认为圣子大人就是神的转世,开门的一刻,阳光随着圣子赫立厄斯一起进入房间内,那是太阳的颜色,更是那一撇难忘的容颜,伽兰的心脏依然紧张的跳动,圣子身形挺拔,伽兰目测他将近到了七英尺,几乎和他的侍卫一边高,在伽兰心里的圣子形象却是瘦弱高洁的,可是没有想到圣子大人如此俊美高大,也是,听闻圣子去年刚打败魔族,他是战队的将领,这也与以往的圣子所做的事大为不同。

    赫立厄斯在认真的寻找有关书籍,却也注意到哪个忙碌在方寸之间的背影,听他的侍卫说这位看管书籍的仆人名字叫做伽兰,是圣里安神父教习长大的。他似乎很容易脸红,圣子大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伽兰红透的耳根,转头发现在最后一排的书架似乎有个匣子,拿开最外边的书,抽出那个匣子,发现竟然有一道魔法封印,但是这对圣子来说并不是难事,嘴里默念咒语,几缕白色光芒倏而钻进匣子内部,打开与匣子格格不入的一本魔法书,藏在尘埃里的沧海遗珠,华美的书封,镶嵌着只有大魔导师能够驱动的魔晶石,此刻熠熠生辉,通体散发着淡淡亮光,那颗晶石镶嵌在正中央,却没有书名。

    赫立厄斯并不觉得得到这本书有多么欣喜,尽管它看上去像一份珍贵的宝物,他只觉得疑点重重,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确定普通藏书阁不会藏有禁书,没想到的是居然有一本不知来历,没有序号的大魔导师级才能打开的书籍,他并没有让伽兰知道他发现的这本书,使用了简单的法术藏在袖子里,便离开了藏书室。

    伽兰送走圣子大人后,便长舒了一口气,这里平时可没有大人物光顾,大人们都会让自己身边人来借记,而不是亲自来。伽兰又想起圣子大人的容颜,和那一头少见的金色的发丝,匆忙间好像瞥见了一点金色的太阳在圣子大人的脸上,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伽兰任然有一些心悸,他拍拍自己的脸,决定今天要忙碌的工作,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在逐渐接近成年的时刻,他那难以启齿的欲望也越发折磨,经常弄湿自己的亵裤,也会在夜里偷偷夹紧自己的双腿,磨蹭。又在回神后,默默唾弃自己的行为,强迫自己睡眠。

    得不到疏解的后果就是越发频繁的骚动。

    圣子赫立厄斯,回到自己书房后,抚摸着这本华美的书脊,莹润微凉的触感,使得它很像人类皮肤的触感。他示意身边的随从离开,李德安替他关上门,圣子大人带出来一本书,没和伽兰登记,虽然看上去很普通的一本书,是的在他眼里那本书平平无奇,他只是有些担心伽兰会因此受到惩罚,但是圣子大人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解释什么,如果自己提醒反而越了规矩,只好默而不语。

    赫立厄斯尝试注入魔法,在此之前已经布下了结界,以确保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缓慢的输注自己的魔力,那颗大而圆的魔晶石也散发着光芒,越来越亮,恢复往日魔力充足的灵动感。赫立厄斯微微皱眉,这比他想象的消耗更大,终于耗空了大半魔力后,书籍的枷锁仿佛散去,有一翕合声音传来,那本书缓缓展开,如同娇羞的少女,别扭的缓慢打开,离奇的书上并没有文字,而是一块活动的器官,赫立厄斯怀疑这是一本邪书了,那处子之处,正是女人才有的花穴,被描绘的立体生动,仿佛下一秒就能蠕动起来,或者微微颤抖,赫立厄斯心下大震,却也没有将书甩开,而是继续研究而这个页面只能翻到这里,再难进行翻阅,而书页的触感越发的温热,关节分明的白皙的大手,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不随主人的心绪改变,指腹径直抚摸上了图画的花心,仿佛有着天然的吸力,他克制不住微微盍下眼,走神一般,而自己的手指却依然在动作,身型虽然僵硬着,但是依然不动声色的抚摸着那个鲜艳美丽的诱人深入的花穴中,此刻那幅栩栩如生的画,在逐渐吸收魔晶中储存的魔力,如果圣子大人能够有一些清明,他会发现,这本书更像存在一个小型魔法阵……

    此刻,午休时间,伽兰给自己安排了大量工作消磨精力,已经很困倦的躺在自己小床上,那股微微痒的感觉从下而上,仿佛有人在他敞开的腿心,用羽毛轻轻骚动,伽兰在迷蒙中脸颊坨红,没见发抖,在现实中张开了双腿,摆出了一个更好遭受侵犯的姿势。

    那手指仍然在进犯,触感越发黏腻,那口肉花活了过来,微微张口,仿佛在呼出热气,赫立厄斯端坐在书房里,一手拿着书,一手好像在翻阅,其实他是把手指放在了那小小的穴眼里,上下滑动,看着它流出旺盛的汁水,轻轻用指尖夹住那颗昂扬起来的小豆,互相捻搓,下面没被照顾到的口,痉挛起来,迫切的需要什么东西安抚,他无师自通,年幼时期他也曾跟着老师学习人体解剖,对人体各种器官并不陌生,然而这本书里的小穴口,确是他没见过的风景,层层叠叠仿若花苞,粉嫩欲滴,又含苞待放.

    陌生的欲望从下到上像一把大火点燃了他,阴茎勃起了,这是赫立厄斯对着这朵妖花最大的赞扬,然而他却没有触碰自己,依然在用手指戏弄,在外面磨蹭,划走汁水涂抹均匀,终于他好像发现了下面蠕动着的穴口,放了一个指节进去,神奇的他的手指并没有穿过纸张,而是来到了另一个空间,狭窄闷热,高热度的挤压着他的手指,这是一本花穴书籍,他凌乱的想着,陌生的知识点好像也随着他的逐渐触碰我,到了他的脑海,好像有声音告诉他去如何讨好这朵肉穴。如果有外人在这里会发现他们的圣子大人正专注的抚摸书页,眼尾发红,却没有翻过这本书。

    伽兰正处在高热中,难耐的动来动去,发丝粘在自己唇边,也来不及拿下去,他无助的微张着嘴,迎接着陌生的快感,他不曾自慰过,如果有熟悉之感,应该也是在每晚的梦里。

    而此时此刻正在发生,好想有一双手正来回抚摸,奇异的热流一层层像波浪打过来,花穴周围的软柔也跟着荡漾,看不见的地方正在被侵犯,透明的手指来回磨蹭着突出红豆,抚摸着尖端,时而用指甲戳刺。另一边的圣子大人,正在试探着将更多的指关节送入穴内,小心的拨开唇边,看着张合个不停的小口,用了两指送入……

    噗呲的声音传来,竟然在进入时刻,伽兰高潮了,他喘着气,醒了过来,好像做了一场难以醒来的黏腻春梦,抖着手摸到自己的穴间,发现了大量的水迹。

    圣子大人默默看着喷射到自己身上的水痕,指尖黏腻的晶莹液体,面前书上颤抖的花穴,依然难以走出魔障的状态,将指尖的液体卷走,没有任何异味,居然是淡淡腥香夹杂着木质的味道。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https://kpc.lantingg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