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阶梯>灵异小说>被坏蛋医生玩哭的笨蛋美人 > 熟后X,sB痒得喷水不止,爽痴哭着求B
    龟头顺利塞进后穴,过分粗巨的柱身就紧随而至,挤得穴肉发颤都做不到,撑胀中泛着火辣辣的疼。

    掰开的穴肉紧附在肉柱上,随着力道的深入契合,娇小紧窄的穴缝被强势破开,后穴彻底被撑成了一个可怕的洞。

    肉环紧紧咬着大鸡巴不放,再往里就变得寸步难行,深插的亲密接触让火热的性器和内壁紧紧相贴,每每抽动一下就是紧密地摩擦,暴起的青筋搔刮层层叠叠肉壁。

    “呜嗯……疼……好粗……”

    慕思宁脸色微微泛白,下体被鸡巴填得满当,拔都拔不出来,即便他此时手脚没被束缚着,恐怕连逃跑抽离也做不到。

    紧致的后穴将性器绞得舒畅不已,蚀骨的快意让祁修远禁不住低声闷喘,顺利插入后穴就开始抽送腰胯,挤开缩紧的嫩肉,磨得层层肉褶蠕动。

    大龟头一股脑往更深更紧的地方顶撞,狠狠刺向那片让慕思宁腰腹酸麻的敏感区域。

    快速的抽插让甬道迅速滚烫起来,形状巨大的粗硕硬物将滑嫩的花径操得淫水四起,抽送愈发顺畅湿腻,淫邪的操穴声越来越响,砰砰啪啪响彻房间。

    慕思宁痛苦的哀叫混上了某种媚浪的音调,被撑开的疼痛很快就被酥麻快感取代,在祁修远不间歇地插干中一次次累积爆发,骚乱的酥痒刺激爬满后穴。

    随着龟头狠狠撞上敏感的前列腺,慕思宁抖着大腿绷紧身体,只觉得有一股灭顶的致命极乐卷席而来。

    他根本抵不住强烈的刺激,喉间溢出高亢的浪叫。

    “嗯啊……啊!慢点……那里……太……呜啊啊……”

    祁修远像是找到了他体内快感的开关,贯穿滑嫩的蜜洞一个劲儿往前列腺上撞,狠狠拍打撞击的同时,顶住凸起用力磨研碾震,坚硬的肉冠摩擦着前列腺不放。

    粗狂的抽插把淫洞操得愈发湿润,甬道火热地蠕动回应,自发地绞紧他的性器往里吸,裹着鸡巴的肉壁湿热绵软,紧致异常,体感销魂得让祁修远红了眼,急促的撞击声水声啪啪响起。

    “呃嗯......不......嗯嗯啊!”

    大开大合的肏干顶得慕思宁双股颤颤,整个身体几乎要被祁修远顶得往上窜,又深又重的拍打操得穴口通红淫水起沫,臀肉也色情地晃成了肉浪。

    他的叫声愈发尖利,鸡巴带来的汹涌快感浪潮盈满身体,逼出了眼角的泪珠,神色逐渐迷离放浪,双颊?红仿佛醉了欲。

    淫乱不堪的黏液被肉柱无情摩擦在嫩肉中,慕思宁情不自禁地骚乱娇吟,从低抑难受到高亢淫媚,终是在医生勇猛的操干下失去理智,沉溺欲瘾。

    祁修远低下头,腰胯间大幅撞击让他身心无比畅快,唇齿含咬慕思宁红润饱满的嘴唇,寸寸舔舐他香软的小舌,勾拉着缠绵悱恻。

    慕思宁被肏得爽浪娇颤,盆骨缩动,肉壁颤栗,粗暴的顶弄让他尝到了极乐可怕的快感,撞击处仿佛激起欲望的电流,冲击他每一寸难耐火热的身躯。

    这次即使没有得到祁修远的指令,他也骚浪地扭腰迎合起来,挺起后臀迎接大鸡巴粗暴地操干,大腿随着撞击节奏猛烈晃动,禁锢着脚踝镣铐叮当响。

    祁修远黏糊地啃咬他的舌头嘴唇,热辣的深吻让两人在激烈交媾的同时呼吸变得缠绕粗重,唇舌交津啧啧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