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入衾中,齐澜抚了抚荀姹的小腹。

    这处昨夜受了许多JiNg,他为她清出去了大半,她x1收了一部分,此时已归于平坦。

    “姹儿可饿了?”

    她没答言。

    经了一夜折腾,想也知道她这会儿必定饥饿。

    他不免收敛起X情,兀自传了膳。把她抱在怀里,他亲自喂她。

    她倒是再记恨他,也不会作践自己的身子。毕竟她自己已经没有举箸的力气了。

    回到g0ng中后,除必须要同他讲的话,她再不同他说一个字,棠唇锁得极紧,待他极冷淡。他便是把嘴皮子磨破了,烦得她耳中生茧了,也难从她口中撬出一个字来。

    昔日幽王难博美人一笑,他倒好,莫说千金一笑了,一字便值用万金买来。

    夜里她也止是僵挺于榻上。

    一夜,他仰卧在榻上,使她双腿大张坐定在他腰胯间,心口发痒,问她可听说过倒浇红烛,他想同她试来,想教她扶着他下腹自己动上几时。

    本以为按惯例,一字也等不来,她竟开口了。

    “你便是将我扔去喂了野兽,杀了后主,夷了荀家,屠了临安,烧光江南,我也不会向你献媚一时一刻。”

    却不如不说……

    痒意霎时被透髓的凉意取代,“姹儿这说的什么话,你把朕想成什么人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有恻隐之心,朕大顺疆域是广了些,可四海liuhe皆是诚心拱伏,并不曾动许多g戈。故梁更曾贵为礼仪之邦,朕岂舍得将江南焚成焦土?”

    她才不信他连篇鬼话,继续道:“若嫌不够解恨,便把我扔给士兵们甚或极尽卑贱的人物凌辱。”

    “姹儿!”

    两人间静寂片刻后,掐着她两条纤nEnG的玉GU,他问她:“朕娶你可好?”

    他一早就打的娶她的主意,是她万般不愿才按捺至今,想着等她诞下孩儿后,再哄着她将名分定了。

    “不好。”她念头如旧,冷冷一笑,“您若是舍不得杀我、辱我,便不要假装舍得。日后腻烦我了,便放我离去。”

    而今,她惟一的绥靖是还肯留在他身边。

    这些天,他特意让g0ng娥们在她耳边放风声,告知她,他征战许久,却从未y辱过nV子。她却并没有如他期待的那般,对他改观,知晓她在他心里原来确有一些分量,她真的可以“恃宠生骄”后,她心中只是更堵——这天象素来避过一个“y”字,却偏偏对她一人予取予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