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阶梯>竞技小说>底层小糊文 > 从月事带到红铅
    荀姹以g0ng娥的身份,被齐澜藏于紫宸殿中。

    至于起居,她自己的意思是,随意找一处偏殿安置她不就是了,那男人却非要她就住在他寝殿中,与他如池中禽鸟一般,双宿ShUANgFE1。

    “惟有这儿,谁也找不着。若朕日日夜夜往偏殿跑,风声岂不须臾便透了出去?”

    还振振有词。

    “况且,”他知她也顾忌些龙榻的特殊X,“即便是皇后,等闲也上不得这张床榻。可你本该是别人的皇后,是朕的禁脔。禁脔便该藏紧在此处,供朕一人恣意享食。”

    心再不甘,也只有依着他。

    而他目下也好不到哪儿去,毕竟再恣意,她正癸水在身,g不了她。

    是以,瞧瞧这男人馋成什么样了……

    不嫌W血气味腥浊难闻,他非要亲自与她解系那“丁”字的月事带……

    她这私密物,用的皆是颜sE清雅的绸料,此时要换上的这一条,烟紫sE的料子上绣着梅纹。系带则是YAn冶的绯红sE,衬起美人如玉的肌肤,似雪拥红梅,又雅致又诱人。

    齐澜将大掌伸入她分开的双腿间,使那带子包覆好她腿心,再m0到腻白的楚腰间,将细细的红带打了结系好。

    顺路,极自然地在两团sU融的Tr0U上r0u了几把,才慢吞吞为她提中K。

    荀姹已羞得没眼看他,视线随意凝在某处,心中略恼。

    还信佛呢,佛门几时认这样急sE的信徒?

    他问了一句:“姹儿平时也穿这带子么?”

    这话荒诞,美人眉峰微蹙,“平时穿什么!”

    他又提起,“你这便来癸水了,是你们南人说的那‘着花迟’吧!”

    她不觉怔了片时,暗道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对他这话却不以为然。

    “才多久啊!”

    哪里就迟迟不孕了,他才碰了她几回啊。

    她倒是也想早点,他说生了孩子以后就不待见她了的。

    不过他的确回回都入得深,JiNg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