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混账辗转一番,是为了让她含那物。

    荀姹冷笑,心道对禁脔大可不必如此,恐会惯得她恃宠生骄。

    见她不答言,齐澜又道:“你那手活又好,若是手口并用,岂不教朕舒爽Si?”

    听到那句“舒爽Si”,她只想着若果真如此便好了,或者起码消耗掉些他的JiNg气,让他少折腾一回是一回,这才强打起JiNg神来允了他。

    “便是要含,除非先洗了……不然,别有什么脏东西……”

    那器具的孔道,究竟不是只出一种YeT。

    男人锋利的凤眸盛满笑意,“本是洗过的。姹儿不放心,朕再去洗来就是。”

    然而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美人素手握不全的东西,樱唇也容不进去。

    她本也不想含。

    跪在他分得大开的一双长腿前,掌心扶着那物,近了嗅时,气息又野又烈,遑论放到口中时了。

    她便边以指尖摩弄,边启唇TianYuN各处,独独避开顶端微翕的孔道。

    那男人素来心细,很快察觉她的小心思,大掌扣至她发间,“姹儿吮得有些敷衍了罢?你不给朕吃,难不成要给崇国寺里的那位吃么?”

    崇国寺里的那位,指的自然便是后主了。

    她容sE骤变,小舌忙离了他胯间那丑物,“我已经遂你意了,你何故还要辱我!”

    给他吃那东西,已是极抱屈的事,他还将这般不堪的言语抛过来。

    再就是,此时提后主,分明是提醒她,她若侍奉地有丝毫不尽心之处,后主的X命还在他手里。

    他愣了愣神,意识到她因何发怒后,笑道:“这算辱你?他不是本来就要同你燕尔么?不过是朕铁骑南下得快了些,未能教你们夫妻礼成。想当初,朕降封他为蓬国公后,还想为你二人完花烛,是你们双双自请出家,才作罢了的。”

    他所言皆是实话。只不过如今想来,幸而作罢了。不然他便不是强盗一般、将她从山中抢来,而是从后主枕边了。

    也幸而掠境掠过去得快,他虽不在意她是否被旁人碰过,全须全尾的尝到她,也是一桩美事不是?

    只是,她因他方才那个玩笑而有受辱之感,分明是对后主全然无那种情意了,故主之外,只把那人当一个普通的男子了。

    先前他还醋旁人曾能同她名正言顺,他却要徐徐图之,如今想来,抛开虚名,她一颗芳心冷清,里头谁都没有,而惟有他能肆意享占她的身子,不免分外快意。

    荀姹却愈发生气,手也撒开那物,作势要起身,却被他一把拉至软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