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姹靠在轩窗前,看着外头仍纷絮的雪。

    齐澜在她身后揽着她的腰,言了句:“这景真美。”

    话虽如此说,眸光十分有九分凝在她白如霰雪的面庞上。

    这回,她没将他无视过去,喟叹一声,“美则美矣,这等天气,山中连拾柴的老翁也见不着。”

    公子王孙往炉中添热炭,饮酽茶美酒,卖炭的老翁却愁哇,厚雪覆埋之下,如何拾得到柴火。

    隐居山中这两年,她见到也接触了许多,从前连思量都不曾有过的事。

    “姹儿悲天悯人。”

    知她所言何意,他道。

    他却不悲悯她,他只想夺占她。

    “天sE不早了,咱们回馆驿中去歇息罢。那馆驿如今只有朕与朕那妹子居住,姹儿不消忧心会被人瞧见。”

    齐澍一如前两日,回的晚,碰上个好先生,学习的兴致便浓厚多了。得知堂兄领回一位嫂子来,感叹不已。这才两三天的工夫,孤寡了许久的堂兄就找到主了,这里真不愧是萧先生栖迟之处,风水就是好。却不知,她堂兄同那位主,两个人的事是见不得光的。

    不论如何,堂兄既新得美人,她便极乖觉,回到馆驿中后,只遣人去问了个安,没亲自过去打搅他,早些在卧房中安歇了。

    她堂兄也的确,此时心里眼里只有美人,将身上已脱卸得只剩中衣的荀姹抱定在怀中后,便要索求交欢。

    似是想到什么,她强挤出一丝笑容,“您这样早便要入我也好,正好先试试那处的松紧,若是不合意,便趁早弃了我,准我回观中清修去。”

    好个先试试松紧。可不,若尺寸不合便不妙了。只不过,这话,绝不是未出阁的故梁贵nV能说得出的。

    然而,修道之人,知识颇是渊博。乾道坤道本无分别,坤道长也远非眼界狭窄之流,读的经里,可谓是包罗万象。

    他惊诧片时后,想通此间关窍,又回味那等言语是出自她樱口,q1NgyU越发沉重,笑着回她:“姹儿放心。圣人有言:工yu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朕那器物尺寸尚可,不论你bx松紧,都定能教你我尽享笫间欢愉,令你yu仙yuSi。”

    言罢,面上又现出一丝悔sE,“哦失言了,姹儿……荀道长本就是仙,是朕的仙长。”

    她叹了一声,“你既知我心在世外,何不就此放过我?”

    知晓她明知不可能说动他,但他还是振振有辞,“岂不闻‘人之所上,莫过房yu’,Y气yAn气交相感应之事,乃是天地自然间的正理。这,你们道经里载得清楚明白。”

    她坚持她是世外人,他便仍用世外理来辩。

    他所言确实不假,故而,她不因白日里被他吻到泄身,就或疑惑,或懊恼,YyAn二气交会之下正常的反应罢了。她若丹x里一滴水不出,才是r0U身有病。大抵是她心虽寡yu,身T却易受cHa0,如此,更不该在他身边久待了,免得在尘网、q1NgyU中陷落得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