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阶梯>历史小说>麟项重生 > 第三章·麟项重生·差点错过的缘分
    差点错过的缘分

    江黛麟将脑袋靠在项威强壮的胸肌上,听着他匀称深沉的呼吸,大脑中那些让他不敢相信的画面、声音开始沸腾。

    原来有太多事是他并不知道,甚至就连项威都以为自己不知道的!

    项威作为一名S级的哨兵,拥有寒北灰狼作为自己的灵兽。不论是出身还是资深硬件条件都让人无法拒绝,就连远山的戈明航都曾点名项威作为自己的继位者。所以在白沙那种大都市,任何一个稍稍有点位阶的向导都很想反向去追他,当然其中也有不知死活仗着自己段位足够就像强硬操控他的,虽然能达到这样段位的向导在整个天化都屈指可数。

    项威的记忆要从四年前说起。四年前,项威28岁,已经是白沙本地武装部队的干将,因为他父亲项博亮的原因,项威入伍后就一直在反走私前线工作,在天化大陆,能走私的东西很多,其中就有一样被联合政府认为是决不能容忍的走私品——哨兵分化者经常使用的抑制剂。这种东西也就是整个黄金群岛的头牌生意,整个天化的哨兵分化者人数高达300万,但向导不足30万人,更何况向导中真正有实力去中和哨兵旺盛魂力的人只占7%,也就是说整个天化大陆上E级以及以上的哨兵人数,也就是两万人,而这两万人中真正有能力有效为哨兵提供魂力中和的,也只有B级别以上,不足1.8%的人,也就是370多人。这还是整个天化大陆,如果平均到白沙市就更少了。这370人其中很多都生活在圣塔、远山总部或者分部,担任重要职务。联合政府高层也有少部分这样的人。所以只要这样一算就能知道就算项威是个大S,他也没有很多的向导资源。

    不过四年前的一天,项博亮还是带着一个向导来到项威面前。其实来人项威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认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太多年不见,猛地见面居然油然而生一股厌恶!

    赵阔绝对是向导中的另类,他比项威小两岁,四年前是26岁。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并不是由向导、哨兵结合而成大家庭,而是普通的一夫一妻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C级的向导分化者,母亲是个普通人,如果不是母亲强烈要求,父亲原本打算终其一生只当做普通夫妻相处,并不打算和妻子建立魂力连接——普通人与哨兵不同,哨兵就算与向导建立深度灵魂连接,也完全有机会凭借自由意志断开连接如果不在意强制断开对双方的损害的话,普通人如果一旦建立灵魂连接再不能断开。所以他的父母在很多年的时间里都是依靠纯纯爱情来维持家庭的微暖——这就是赵阔成长的环境,一个充满爱的家庭。

    在联合政府的基础学校完成了全民必修课,他因为自身等级足够,被圣塔的人带到了寒北城总部,由圣塔的灵魂领袖慕容平亲自担任教授。所以他基本就是一个出生就自带光环的人物,离开寒北城之后他先后在联合政府的多个大都市担任要职,四年前几经调动来到白沙市守备部队,正好就分配在了项博亮所在的走私稽查分队。说他特殊是因为他的父亲,曾经和项威的父亲项博亮是同学。

    项博亮毕业于庆中武校,那其实是远山组织在庆中市的一个下属学校,目的是为了促进远山和普通民众的交流,当然也包括向导。所以就算是远山作为幕后大佬,学校的名字也叫“武校”,学校里依旧保留了专门为向导分化者、普通人设立的其他专业,比如向导们喜欢的文理科专业都有。项博亮的父母将他送到学校后,就再没露面过,所以小时候的项博亮曾经非常自卑,自卑于自己是一个被原生家庭抛弃的孩子——他的父母都是普通人。

    不过很快他在学校里就认识了一帮哨兵兄弟,大家都是武校的学生,也都是重情重义的哨兵分化者,很快相同的基因遗传让他们成为了一个特殊的新家庭。不过随着他在武校里时间的延长,他开始接触到向导、普通人的群体。这其中他就碰到了赵阔、江麟的父亲。当时江麟的父亲作为以为向导是在学校的文理专业学习,而赵阔的父亲虽然是向导,却始终跟项博亮这些哨兵混在一起——并不是为了吸收他们过多的魂力,这位赵伯伯从一开始就是一位坚定的普通夫妻关系支持者,他从不认为自己会找个雄壮的哨兵过一辈子。

    所以对于这位赵伯伯其实项威从小就认识——向导中能有人舞枪弄棒实在是不多见,所以印象也格外深刻。也知道赵伯伯有个儿子,这个小孩从小还跟项威一起学习过自由搏击,只是自从赵阔从联合政府的公立小学毕业后,他们就再没见过。

    差点错过的缘分

    江黛麟将脑袋靠在项威强壮的胸肌上,听着他匀称深沉的呼吸,大脑中那些让他不敢相信的画面、声音开始沸腾。

    原来有太多事是他并不知道,甚至就连项威都以为自己不知道的!

    项威作为一名S级的哨兵,拥有寒北灰狼作为自己的灵兽。不论是出身还是资深硬件条件都让人无法拒绝,就连远山的戈明航都曾点名项威作为自己的继位者。所以在白沙那种大都市,任何一个稍稍有点位阶的向导都很想反向去追他,当然其中也有不知死活仗着自己段位足够就像强硬操控他的,虽然能达到这样段位的向导在整个天化都屈指可数。

    项威的记忆要从四年前说起。四年前,项威28岁,已经是白沙本地武装部队的干将,因为他父亲项博亮的原因,项威入伍后就一直在反走私前线工作,在天化大陆,能走私的东西很多,其中就有一样被联合政府认为是决不能容忍的走私品——哨兵分化者经常使用的抑制剂。这种东西也就是整个黄金群岛的头牌生意,整个天化的哨兵分化者人数高达300万,但向导不足30万人,更何况向导中真正有实力去中和哨兵旺盛魂力的人只占7%,也就是说整个天化大陆上E级以及以上的哨兵人数,也就是两万人,而这两万人中真正有能力有效为哨兵提供魂力中和的,也只有B级别以上,不足1.8%的人,也就是370多人。这还是整个天化大陆,如果平均到白沙市就更少了。这370人其中很多都生活在圣塔、远山总部或者分部,担任重要职务。联合政府高层也有少部分这样的人。所以只要这样一算就能知道就算项威是个大S,他也没有很多的向导资源。

    不过四年前的一天,项博亮还是带着一个向导来到项威面前。其实来人项威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认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太多年不见,猛地见面居然油然而生一股厌恶!

    赵阔绝对是向导中的另类,他比项威小两岁,四年前是26岁。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并不是由向导、哨兵结合而成大家庭,而是普通的一夫一妻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C级的向导分化者,母亲是个普通人,如果不是母亲强烈要求,父亲原本打算终其一生只当做普通夫妻相处,并不打算和妻子建立魂力连接——普通人与哨兵不同,哨兵就算与向导建立深度灵魂连接,也完全有机会凭借自由意志断开连接如果不在意强制断开对双方的损害的话,普通人如果一旦建立灵魂连接再不能断开。所以他的父母在很多年的时间里都是依靠纯纯爱情来维持家庭的微暖——这就是赵阔成长的环境,一个充满爱的家庭。

    在联合政府的基础学校完成了全民必修课,他因为自身等级足够,被圣塔的人带到了寒北城总部,由圣塔的灵魂领袖慕容平亲自担任教授。所以他基本就是一个出生就自带光环的人物,离开寒北城之后他先后在联合政府的多个大都市担任要职,四年前几经调动来到白沙市守备部队,正好就分配在了项博亮所在的走私稽查分队。说他特殊是因为他的父亲,曾经和项威的父亲项博亮是同学。

    项博亮毕业于庆中武校,那其实是远山组织在庆中市的一个下属学校,目的是为了促进远山和普通民众的交流,当然也包括向导。所以就算是远山作为幕后大佬,学校的名字也叫“武校”,学校里依旧保留了专门为向导分化者、普通人设立的其他专业,比如向导们喜欢的文理科专业都有。项博亮的父母将他送到学校后,就再没露面过,所以小时候的项博亮曾经非常自卑,自卑于自己是一个被原生家庭抛弃的孩子——他的父母都是普通人。

    不过很快他在学校里就认识了一帮哨兵兄弟,大家都是武校的学生,也都是重情重义的哨兵分化者,很快相同的基因遗传让他们成为了一个特殊的新家庭。不过随着他在武校里时间的延长,他开始接触到向导、普通人的群体。这其中他就碰到了赵阔、江麟的父亲。当时江麟的父亲作为以为向导是在学校的文理专业学习,而赵阔的父亲虽然是向导,却始终跟项博亮这些哨兵混在一起——并不是为了吸收他们过多的魂力,这位赵伯伯从一开始就是一位坚定的普通夫妻关系支持者,他从不认为自己会找个雄壮的哨兵过一辈子。

    所以对于这位赵伯伯其实项威从小就认识——向导中能有人舞枪弄棒实在是不多见,所以印象也格外深刻。也知道赵伯伯有个儿子,这个小孩从小还跟项威一起学习过自由搏击,只是自从赵阔从联合政府的公立小学毕业后,他们就再没见过。